登录 | 注册
 
柏林茶馆
网群交流
 您的位置:首页 > 柏林茶馆 > 网群交流
开国大将罗瑞卿打响新中国打黑除恶第一战
作者:罗箭  更新时间:2018-9-7 8:17:51 阅读:

开国大将罗瑞卿打响新中国打黑除恶第一战

罗箭


   近日,开国大将罗瑞卿长子、解放军总装备部后勤部原副政委罗箭少将接受大白新闻专访。罗箭将军称,“父亲打响新中国打黑除恶第一战”“父亲和毛主席感情深厚,主席曾说‘天塌下来,有罗长子顶着’”。
   公开资料显示:罗瑞卿,开国大将,曾担任公安部长、国务院副总理、中央军委秘书长、解放军总参谋长、中央书记处书记、国防委员会副主席、国防工业办公室主任等职。1978年8月3日病逝,终年72岁。

    开国大将罗瑞卿之子罗箭少将在翻阅《红船》杂志(摄影/王学民)
   “革命最低潮的时候父亲想要入党”
   罗箭将军说,“1906年5月31日,父亲出生在四川省南充县舞凤乡。听老人讲,我们家的祖籍是湖北麻城,后来迁到了四川。在我曾祖父那一代,就是我父亲的爷爷那个时候,家里条件还不错,大概有二三百亩地”。
   “但是,到了我父亲小的时候,家业很快就败了,家庭已经很困难。父亲他是在他的外祖父(我奶奶的娘家鲜家)的帮助下上的学。他看到我父亲从小功课也好、又有志向,所以就想让我的父亲来继承他的家业”。
   他说,“但是,我父亲那时候在张澜(民主革命家、教育家、中央人民政府原副主席)办的中学里头已经开始接触一些进步的思想,所以父亲的愿望不是留在家里,给家里搞什么家业,他要去救国救民。所以受五四运动革命思想的影响,他就跟家庭决裂,跑出去参加革命了”。
   1926年底,罗瑞卿考入了黄埔军校武汉分校,开始了他的戎马生涯。罗箭将军说,“当时,武汉黄埔军校实际上是被共产党掌握的,恽代英和陈毅在那里。所以党内要求武汉黄埔军校的学生,赶紧往南昌去,参加八一起义。”
   罗箭将军说,“但是走到九江,父亲他们被张发奎截住了。所以他们这一拨人呢,就没有赶上南昌起义。后来父亲又回武汉,去了湖南,最后又到了上海,在上海跟党中央接头了”。
   他说,“‘四一二’政变后国民党开始‘清党’,南昌起义也失败了,那个时候革命处于最低潮,当时一片白色恐怖,像父亲那样非要主动去找、想要加入党组织,那真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后来,父亲被派到了福建(闽西)。当时,朱毛红军也到了闽西,就把父亲所在的那支部队收编到中央。从那以后,父亲就一直跟着毛主席等人,参加了红军、长征,到延安举办抗大,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就这么一路走过来了”。
   主席说“天塌下来,有罗长子顶着”

    1953年,罗瑞卿陪同毛泽东在雪中视察(图片来源:《纪念罗瑞卿》画册)
   罗箭将军说,“毛主席和父亲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在福建,父亲在1928年的时候就认识了毛主席,认识的时间很早。父亲跟着毛主席几十年,毛主席对父亲也是非常的熟悉”。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主席看到一个又高又瘦的青年,挺引人注目的,就把他叫过来,问他说‘你是北方人吧,很高嘛’。父亲回答说‘我是四川人’,主席一听吃了一惊,因为主席个子也很高啊。”
   “主席说,我们川湘子弟大都不高,你我是个例外,都是长子。接着,又问我父亲‘你多高’?父亲说‘我1米82’,主席说‘我1米81,你比我还高一厘米,天塌下都来没关系,有长子顶着”。
   “就这样,父亲跟主席的第一次见面,就得了这么个外号”,罗箭将军说。
   “父亲一生之中,有多次大难不死”
   罗箭将军说,“父亲是属于大难不死的人,连毛主席都曾说他是阎王不要的人”。1927年8月2日,“父亲从九江回武汉寻找党组织,得了斑疹伤寒。父亲先到教会医院治,治了一段时间没钱治病了,教会医院就把他扔出来了”。
   “最后,还是四川会馆的一个老龛师(房屋管理人)一家子救了他。每天喂他一点米汤,那个龛师的老婆、女儿每天都照顾着他,就那样靠着年轻、靠着身体好,慢慢的扛过来了”。
   1931年,在中央苏区第二次反“围剿”的观音崖战斗中,子弹从罗瑞卿的口腔穿过飞出,其左侧的颞颌关节被击穿,血涌不止,手术后又并发大叶性肺炎。不过,最终罗瑞卿还是死里逃生。
   他说,“当时,很多人都以为我父亲不行了,已经找人给他做棺材。然而,为父亲准备的棺材却并没有用上。最后连毛主席都说:罗瑞卿是阎王点了名都不去报到的人”。
   “父亲打响新中国打黑除恶第一战”

    任命通知书(图片来源:《纪念罗瑞卿》画册)
   罗箭将军说,“父亲是新中国第一任公安部长。新中国马上要成立的时候,毛主席对父亲说,有很多民主人士都要到北京来,你的任务就是要‘打扫卫生’,好迎接尊贵的客人”。
   “在这样的情况下,父亲就匆匆忙忙的上任,在建国之前就组建了公安部。那个时候的人很杂,有国民党潜伏下来的特务,有地痞流氓,还有残兵游勇,所以父亲上任以后,首先做的就是现在所说的叫扫黑除恶”。
   “这样的话,群众就拥护,一下子也就把敌对势力的气焰给压下去了,也就等于说把社会秩序给整顿了。紧接着又封闭妓院、大烟馆,因为这些地方都是敌特的社会基础,是他们接头的地方。就这样,北京的风气、秩序马上就好了。”

    “为保卫毛主席,父亲50岁学游泳”
   罗瑞卿为保卫毛主席安全,50岁学游泳(图片来源:《纪念罗瑞卿》画册)
   早在红军时期,罗瑞卿就担任红一军团保卫局局长、红一方面军保卫局局长,长征中一路保卫党中央;抗日战争时期,罗瑞卿任八路军野战政治部主任,曾领导开展锄奸侦察工作,显示了卓越的保卫工作才干。
   罗箭将军说,“上世纪五十年代,每个劳动节、国庆节,群众白天要在天安门广场组织游行,晚上举行焰火晚会。那些活动毛主席几乎都要参加,父亲时刻都要站在毛主席身后,负责安全保卫”。
   在长达半个世纪的岁月里,罗瑞卿始终是毛主席的忠实追随者和忠诚卫士。毛主席曾说,“天塌下来,有罗长子顶着”。在和平年代,毛主席还说,“罗长子往我身边一站,我就感到十分放心”。
   他说,“1959年6月毛主席回长沙游了湘江。为保卫毛主席的安全,不会游泳的父亲,硬是在50岁学会了游泳。毛主席每次坐飞机都是父亲先试坐过了的,他就担心出现意外”。
   “毛主席曾告诉父亲,要吸取苏联的教训,苏联建国以后高级领导被刺杀、暗杀,连列宁都被特务打了。主席给父亲规定,我们党和国家的领导人,不能出现这种事,出了这种事你就提着脑袋来见我。”
   “主席去世后父亲路过天安门会敬礼”

    1955年9月,毛泽东为罗瑞卿授勋(图片来源:《纪念罗瑞卿》画册)
   罗箭将军说,“父亲和毛主席的感情特别深厚,1976年9月9日,毛主席逝世,父亲坚持不让我们搀扶。那个时候他的双腿刚刚能站立,他拄着双拐挪到毛主席的遗体旁,久久地端详着,泣不成声”。
   他说,“后来,他只要坐车经过天安门广场,总是要司机减慢车速,艰难地从座位上起身,朝城楼上的毛泽东画像恭恭敬敬地行个军礼。这不是演戏,是他发自内心的敬意”。
   “这不是装出来的,是发自内心的。毛主席去世以后,建立的毛主席纪念堂的管委会主任就是我父亲。父亲之所以会敬礼,我想那是一个老军人对自己的统帅的一种尊敬和怀念”。
   “不仅仅是我父亲跟主席的关系非常密切,他们那一代人都是跟着主席一起革命过来的,老一代人对主席的感情都是非常深厚的。从他们一生的经历来看,跟着主席就能打胜仗,他们自己的命运早就跟主席紧密的联系在一起了”。
   “父亲对自己要求严对下属要求也严”

    1978年,全家在北京合影(图片来源:《纪念罗瑞卿》画册)
   罗箭将军说,“我父亲这个人呢,对自己要求严,对下属要求也严。所以,他那些下属对他的印象就是,我父亲是一个非常严肃的人,是个非常正派的人。父亲不能容忍一点歪门邪道的东西,他的处事原则和处事风格就是这样”。
   “我觉得我的兄弟姐妹们在成长过程中,受到父亲的影响非常非常大。这不是说我父亲给我们写过多少信,跟我们谈过多少次话,我觉得父亲包括母亲对我们的影响是通过他们的以身作则。”
   他说,“是他们对革命事业的这种忠诚,让我们感觉他们是我们心中的偶像。我们受到的影响,实际上还是一种潜移默化的,是父母的以身作则、耳濡目染”。
   “亲身参加第一次核试验,我很骄傲”
   罗箭将军说,“我是1938年在延安出生的,在现在的八一中学读的书。1958年,我报考了中国科技大学的原子能系,那时候原子能是最尖端的科学。到了1961年,我听说哈军工成立了核物理系,就转学到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学习”。
   “毕业以后,我就被分配到新疆某部研究所工作,然后就亲身参加了第一次核试验。因为表现优秀,立了个三等功。我一生中最值得骄傲的事情,就是自己亲身参加了中国第一次核爆炸”。
   “回来以后,我父亲特别高兴,说怎么犒劳犒劳你?那个时候,我们光听说北京烤鸭好吃,但是没有吃过。我父亲说,这样吧,带着全家到全聚德吃烤鸭,算是对你的慰劳。父亲特别高兴,他从来不喝酒但是那次吃烤鸭还喝了一杯茅台酒”。
   罗箭将军称“军队腐败绝不能容忍”
   此前,罗箭将军曾对大白新闻说,“军队腐败是绝不能容忍的事,本来解放军应该是作为国家的长城,自身腐败那不就塌了吗,还怎么保卫人民?这个是一点都不能容忍的事情……自己都腐败了还有什么抵抗力。”
   他说,“军队腐败不是一天两天,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从改革开放以后,有些人就丧失了警惕,思想上开始变质,那些人都是被那些糖衣炮弹慢慢慢慢腐蚀掉了,太可怕了”。
   “军委副主席、总参谋长、总政主任都被查了,连那么高的领导都变质了,还能带出好兵吗?党中央下决心整顿党、军队,这真是太要紧的事情,这从根本上维护了国家最大的利益”,罗箭将军说。
   “从我自己的感受来说,我还是非常崇拜和崇敬毛主席、周总理、邓小平,还有我父亲他们这一代人,他们当时入党是为了自己的理想和信仰。但是现在的很多人,入党其实是来寻找个人的出路来了”。
   罗箭将军说,“所以现在的人想入党,和父亲他们那个时候想入党的出发点都是不一样的。现在的很多贪官污吏都不是为了理想信念,而是抱着这么一个目的——到党内来寻求利益”。
   罗瑞卿简介

    罗瑞卿(图片来源:《纪念罗瑞卿》画册)


   罗瑞卿(1906.5.31—1978.8.3),大将军衔,中国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四川南充人。民国十七年(192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民国十八年(1929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
   在革命生涯中,历任支队党代表、纵队政治部主任、师政治委员、军政治委员、军团政治保卫局局长等职,参加乐安宜黄、建黎泰、金资等战役,参加长征,参与指挥强渡大渡河战斗,参加强渡乌江战斗,率部六渡赤水,参加回师遵义歼灭国民党军吴奇伟师的战斗。
   参加直罗镇战役,参与指挥百团大战和领导华北敌后抗日游击战争,组织绥东战役,参与指挥大同集宁、张家口、易满、保南、正太、青沧、保北、大清河北等战役,参与清风店战役、石家庄战役、平津战役、太原战役等。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罗瑞卿先后担任公安部长、国务院副总理、中央军委秘书长、解放军总参谋长、中央书记处书记、国防委员会副主席、国防工业办公室主任等职。19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1978年8月3日病逝,终年72岁。【撰文/张喜斌 摄影/王学民 统筹/刘姝蓉】
    

  (编辑:罗会清)

友情连接:罗援博客网 | 罗新安博客 | 中国江苏网 | 人民日报网 | 新华报业网 | 中国文明网 | 中国新闻网 | 民政部网站 | 中央纪委网 | 中国法律网 | 中国经济网 | 社会组织网 |
www.zhlscm.com 【中華羅氏傳媒】

主辦:豫章文化研究 承辦:大成柏林羅氏 協辦:羅賢信息科技

站長:羅來東 QQ:806892666 總編:羅會清 QQ:553477010 客服:羅穎賢 QQ:773932018

版權所有:【中華羅氏傳媒】承辦方

|手机版|管理登录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