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柏林茶馆
宗亲娱乐
 您的位置:首页 > 柏林茶馆 > 宗亲娱乐
安徽罗志平因长得像普京,还曾去俄罗斯参加节目
作者:罗氏传媒  更新时间:2022-8-27 8:49:16 阅读:

安徽罗志平因长得像普京

还曾去俄罗斯参加节目

如今,无论是对于男人还是对于女人来说,在这个看脸的年代,长相从来没有如此重要过:长得好看就仿佛天生比别人多了一项优势,生活上也会更加顺风顺水;长得不好看,只要你肯努力打扮自己,也会成为气质型的型男靓女。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不同类型的明星就是不同类型“美”的标准,因此许多人去特意模仿他们,以拥有“明星脸”而自豪。

在我国安徽省的穷山沟沟里,也诞生了一位拥有明星脸的农民。但他与之撞脸的人,却不是普通的娱乐圈明星,而是国际上最重要的政治人物之一——俄罗斯总统普京。

这位与普京撞脸的安徽老汉叫罗志平,在穷山村里生活了大半辈子,也因自己与周围人格格不入的长相,而被欺负了大半辈子。在他以为自己这辈子就要这么过去了的时候,一个慧眼识珠的节目策划人改变了他的命运。

山沟沟里的“红毛小鬼”

48年前,安徽省合肥市肥西县洪桥乡龙咀村出了一个大新闻:老罗家的媳妇生出个“怪胎”。

与周围人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不同,老罗家的这个婴儿生来便长着一双淡蓝色的眼睛,头发是黄红色的。

孩子一出生,周围的邻居都觉得这个孩子很像民间传说里的恶鬼,把他视为不祥之人,劝罗家父亲扔掉他。

而罗家父亲却不忍心,坚持把孩子留了下来,并起名为“罗志平”。

当年的龙咀村水电不通,十里八乡都没有一台电视、一张报纸,更别说什么科学文化普及了。这致使当地村民十分迷信和封建,也导致村子里的消息很闭塞。

但老罗家有个叫罗志平的红毛小鬼的消息,却不胫而走。

十里八乡的村民们都对此很好奇,争着来看这个怪人。

然而这好奇心却没包含着多少善意。

随着年龄的增长,罗志平的体貌特征愈发明显起来:一头明亮的红黄色头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眉骨高高隆起,眼珠如今已经完全长成深深的蓝色了,鼻梁和鼻头也发育得更高、更尖。

有村外来的见过世面的人看到罗志平,都很是惊讶,因为他整个长相就是一活脱脱的洋人。

这也让罗志平的父亲很是犯嘀咕:自己家祖祖辈辈都是山里的农民,从来没有离开山沟沟一步,怎么到了自己儿子这,就换了长相了?

这个疑问成了罗志平父亲一辈子的心病,也成了罗志平一辈子的遗憾。

那个年代,在这个闭塞的小山村,并没有任何人有意识去关心或者是研究罗志平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更别说是家徒四壁、祖祖辈辈都是农民的罗家了。

从罗志平记事起,父亲、母亲、哥哥和自己,一家四口人就挤在一个泥坯房子里,父亲和母亲睡在家里唯一的 “大件”木板床上,哥哥和自己则在走路都会扬起尘土的“客厅”里打地铺。

冬天漏风夏天漏雨,这栋小泥坯房子里连个电灯都没有,更别说是家用电器了。

罗家有几亩地,平时会种点粮食和蔬菜。

罗家父子每天的任务除了在田里劳作外,其他的时间都用来偷偷干活换取零钱了。

在那个缺衣少食的年代,当吃喝都成了一件奢侈的事情时,其他的需求就都不值得一提了。

罗志平上过几年学,与众不同的外貌并没有让他更善于读书:他成绩平平,只学会了简单的加减法,和自己的名字。

在学校里,“红毛小鬼”罗志平知识没有学到多少,欺负倒是没少受。

如前文所说,随着年龄的增长,罗志平的相貌也愈来愈与众不同,这让他十分自卑。尤其是上学后,不懂事的同学们总是对他投来异样的目光。

不知是因为“人之初,性本恶”,还是因为童言无忌。罗志平上学后受到的捉弄、嘲笑与排斥,要比上学前恶劣得多。这也导致他根本无心学习。

面对同学们的排斥,满心期待能够交到好朋友的罗志平,开始逐渐把自己的内心封闭起来。本就内向的他,越发变得木讷起来。

可以说,罗志平从来没有享受过所谓的“童年时光”和“童年快乐”。

然而,老天并没有饶过这个可怜的家庭。严重的营养不良和过于劳累奔波的生活,让罗志平的父亲积劳成疾,染上了重病,卧床不起。

罗志平和哥哥只能更加努力地找活赚钱,连一向只操劳家务的母亲,也开始下田干起活来。

此时,罗志平也没有心思上学了,或者说,罗家已经没有钱供他上学了。于是小学还没读完,罗志平就辍学在家了,专心地伺候起父亲。

罗家兄弟二人想尽办法去找赤脚医生和各路神医问偏方。得到偏方后,瘦小的罗志平就开始在山头和峭壁间寻找所需的草药。希望能够救父亲一命。

然而,天不随人愿。按照偏方吃药的父亲,病情反而加重,没过多久就去世了。而母亲因为劳累和受父亲去世所打击,也一病不起,瘫卧在床。

从此以后,罗家就剩下了两个劳动力:罗志平和哥哥。

因为母亲要吃药,所以兄弟两个里,必须有一个去工作赚钱,另一个则需要在家服侍瘫卧在床的母亲。

此时的罗家大哥早已到了娶妻生子的年龄,可是家徒四壁、“怪名”在外,又有病人在床的罗家,谁会看得上呢?

一贯坚强的罗母看到两个孩子为了自己,不光讨不到老婆,连个像样的生活都没有,愧疚无比。

她甚至偷偷叫人买来农药,想要为两个儿子减少负担。但是被罗家大哥在打扫卫生的时候发现了,母子三人抱头痛哭一场,约定今后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

面对罗家接二连三的悲剧,村里人议论纷纷。很多村民都在背后嚼舌根,说罗家父亲是被“红毛小鬼”给克死的,也有说“红毛小鬼”其实就是地狱里的恶鬼,来找罗家讨债来了。

罗志平的处境越发艰难起来。从半夜有人翻进院子用石头砸窗户,到他大白天走在路上也会被比他小很多的娃娃跟在屁股后面嘲笑。

每次罗志平在河边洗脸的时候,都对着水面映出的自己的脸的影子发呆。

成年后,一方面也是因为习以为常了,一方面也是因为科学文化知识和电视的普及。村民们除了偶尔跟村外人说到时,很少还会用嘲笑的语气提起罗志平。

还好,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罗志平并没有“长歪”,也没有消磨对于生活的热爱。罗志平身体健康,整个人很有精神,除了内向了点,整个一大好青年。

因为从小被人排斥,所以一旦有谁对他表现出善意和友好,罗志平就会十分开心和感激。平时有村民想要他帮忙搭把手干个活,他都会乐呵呵地答应着,自己准备好工具,闷头干活。

或许只有在这种事情上,才会让罗志平稍许得到些安慰,觉得自己也是这个村子普通的一员。

二.“红毛小鬼”巧遇伯乐,摇身一变成为“普京哥”

与我国其他地区的贫困农村一样,对于罗志平来说,盖房、讨老婆、生孩子,是人生三件大事,也是三件极其困难之事。

在还完了父母生病欠的债后,踏实能干的罗家大哥终于娶上媳妇,自立了门户。

不久罗母就在大儿子和儿媳的怀里满意地闭上了眼睛,去世了。但是在去世之前,她最放心不下的还是自己的小儿子。

虽然还完了债,但是罗家依然十分贫穷,尤其是大哥娶媳妇送了彩礼后,家底更是所剩无几。

他看不得弟弟罗志平一个人在老房子里孤苦伶仃地过日子,就跟媳妇商量,果断把罗志平接到家中,一起生活。

罗志平每天的日子很无聊:清晨起床吃完简单的早饭后,就去地里干活,农活闲时回家吃午饭,农活忙时就直接在田间地头解决,或者直接就不吃了,晚上跟哥哥和嫂子一起吃个较为“丰盛”的晚饭,然后看一会儿电视,就回到他的小屋子里睡觉去了。

这样的日子过来几十年。罗志平以为自己这辈子就要这么过去了的时候,在他48岁那年,这个依然贫穷又闭塞的小山村来了一帮城里人。

那时候,综艺节目正发达,各式选秀节目遍地开花。很多普通人都想通过选秀来改变自己的命运,也让各种选秀节目组赚得钵满盆盈。

当地的电视台也十分眼红,想要开发一档面向普通人的选秀节目。

研究来研究去,电视台决定把综艺的主题定为“寻找明星脸”。一来大家对明星脸都很感兴趣,二来不用真的请明星还能蹭明星的名气和人气,节约成本,一举两得。

经过多方打听,节目策划人来到了龙咀村。

在村名们的拥簇下,一个老汉的脸映入了节目策划人的眼帘,他整个人都惊呆了:略显稀疏的黄色头发,高高的眉骨和颧骨,两只蓝汪汪的眼睛,细高细高的鼻梁——这不是俄罗斯总统普京吗?他,怎么在这?

此时的罗志平已经48岁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让他的面相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老得多。不过整日的劳作也让他的体格无比健壮,没有一丝赘肉,甚至看上去好像在健身房练过一样。

看到罗志平,节目策划人心中大喜:就是他了!

于是,命运终于眷顾了罗志平。

罗志平的那期节目一播,立马在网络上引起了热烈的讨论。

“太像了!”,“他是普京失散多年的亲哥哥吧?”

一时间,惊叹之声不绝于耳。顺理成章地,罗志平迅速走红了。

不只是安徽省,省外的电视台争相报道,很多综艺节目也向他出邀请,要他作为网络红人参加节目录制。大家还给罗志平起了个外号叫“普京哥”。

有很多经纪公司对他伸出了橄榄枝。在老于的建议下,罗志平选择了一家看起来比较靠谱的。

罗志平脱下了破衣烂衫,穿上了西装和衬衫,甚至还打起了人生的第一条领带、穿上了人生的第一双皮鞋、系上了人生第一条皮腰带。

形体课、语言课、表演课,护肤、理发、造型……一辈子与黄土打交道的罗志平,第一次知道,原来世界上还有这么多新奇的事情。

在经纪公司的专业包装下,罗志平几乎彻底告别了原来的农民形象。虽然此时的他还不太清楚“普京”到底有多出名,但是所有人都说,西装革履的他,跟普京更像了。

在经纪公司的推动下,俄罗斯国内的媒体也知道了中国有个“普京哥”。很快,来自俄罗斯的节目邀请就送到了罗志平的手中。

此时的罗志平吃到了“红人”的甜头,也习惯了这样的日子,便欣然答应。于是,人生前48年都没有出龙咀村的他,第一次登上飞机,踏出国门。

谁知道,这趟旅程也为罗志平获得了人生的第一次“艳遇”。

不出所料,罗志平在俄罗斯一亮相,俄罗斯观众也惊叹不已,因为真的太像了!其他俄罗斯媒体也争相报道这个奇闻异事。

很快,罗志平就引起了一个俄罗斯女富豪的注意。

众所周知,在俄罗斯,普京几乎是男人的标准、女人的梦中情人。这位女富豪也不例外,她是普京的狂热粉丝,幻想有朝一日可以嫁给普京为妻。然而实际上,这是不可能的。

于是在看到罗志平的一瞬间,女富豪就决定:即使嫁给不了普京,也要嫁给一个像普京的人!

于是她不顾文化、生活、国籍、年龄和地位的巨大差异,主动对罗志平发起了爱情邀请,请罗志平来见她一面,以解相思之苦。

这对于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结过婚的罗志平来说,简直是天上掉馅饼,受宠若惊的他答应了俄罗斯富婆的邀请,愿意与她相见。

在罗志平人生高光时刻的这两年,他总是在拼命地“走穴”,因为罗志平知道,他曾经梦寐以求的改变生活的机会终于来了,而这机会实在是来之不易。

“我只想改变当前的困难生活,无论要我做什么,只要我能,我就去做。”每次面对媒体的各种刁钻问题,罗志平总是用这句话来回答。

三、热度消退,普京哥重回农民身份

网络红人层出不穷,名人们更新迭代的速度也是飞快。

人们的猎奇心理也没有持续多久。罗志平的热度就飞速褪去了,很少有人再来采访他,或者邀请他参加节目。很快,经纪公司也与他解了约。

那位狂热的俄罗斯富婆,在跟罗志平短暂相处之后,发现两人的三观、文化水平、生活习惯等方面的差距实在太大。而罗志平连普通话都说不顺,更别说跟富婆用俄语沟通了。

富婆觉得罗志平只有普京的“表”但是没有普京的“里子”,于是对他的热情也很快消散了。罗志平人生目前为止,唯一的一次桃花运,就这样草草结束。

2013年,失去生计的罗志平并没有打算消耗自己“走穴”赚得的小小存款,而是选择做住家护工。

因为从小就有护理父母的经验在,所以罗志平对这份工作十分在行,也相当满意:“雇主一家对我都很好,与干农活比,现在的工作很清闲。”

2014年春节过后,雇主家发生变故,辞退了罗志平,于是他又辗转来到一家工厂做起空调搬运工。工厂包吃住,每个月还能拿两千块的工资。辛苦惯了的罗志平依然觉得很满足。

可没过多久,这家工厂也倒闭了,罗志平再一次失业了。

无奈,罗志平又回到龙咀村,过起了与前48年一样的农民生活。

只是罗志平的性格比以前开朗、自信了许多,遇到熟人也会主动搭话了。而且从今往后,没有人会再嘲笑他了,因为他是村里出过的最有名气的名人,也是唯一一个出过国的人。

每当有村民劝罗志平想办法重新回到大众视线里再捞一笔时,罗志平总是摆摆手说,自己老了,折腾不动,不搞那一套了。

除此之外,这场意外走红给他带来了一笔小钱。罗志平用这笔钱把哥哥家装修了一番,盖起了一个淋浴间,添置了一些家具和家电、为哥嫂买了几套新衣服。

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改变,他还是罗志平,一个中国贫苦的农民,一个孤独的单身汉。

(编辑:罗会清)


友情连接:央视官方网 | 滨海政府网 | 中国江苏网 | 人民日报网 | 人社部官网 | 中国文明网 | 中国新闻网 | 民政部网站 | 中央纪委网 | 中国法律网 | 中国经济网 | 社会组织网 | 农业农村网 |
www.zhlscm.com 【中華羅氏傳媒】

主辦:羅氏文化研究 承辦:中華羅氏傳媒 協辦:羅賢信息科技

站長:羅來東 QQ:806892666 總編:羅會清 QQ:553477010 客服:羅穎賢 QQ:773932018

版權所有:【中華羅氏傳媒】承辦方

管理 |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