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柏林茶馆
宗亲娱乐
 您的位置:首页 > 柏林茶馆 > 宗亲娱乐
到底有没有必要取缔麻将馆?
作者:罗氏传媒  更新时间:2021-8-24 9:25:27 阅读:

到底有没有必要取缔麻将馆?

王谢奇谈

总经理,文化领域爱好者

在开始这个话题之前,我们先聊聊金庸和古龙的小说。

无论是风度翩翩的楚留香、陆小凤,还是高中过“探花”的李寻欢、冷酷帅气的浪子傅红雪,古龙笔下的主角,都是喜欢玩赌场、逛妓院的人。出身书香世家的三少爷谢晓峰更绝,因为厌倦了原有的生活,就抛弃了过人的财富和社会地位,隐姓埋名,跑到妓院去打工,当然,不是“下海”从业,而是做了一名普通杂役。

和放浪形骸、游戏人生的古龙不同,出身于江南望族的金庸,至少在作品中还能保持住自己的“名士范儿”,其笔下的主角多是忧国忧民、富有社会责任感的“侠之大者”。大约是老爷子的内心深处也不想永远这么“绷着”,结果在他倒数第二部作品《鹿鼎记》中,塑造了一个成长于妓院,又酷爱在赌场赌钱的韦小宝。

韦小宝赌博钱

您瞧,“赌“永远都是人类迈不过去的话题。

但是,不管你承不承认,麻将馆和赌场是不一样的,因为他还有一个雅称,叫“棋牌室”。

“棋牌室”的历史很短,改革开放之后,国民生活水平越来越高,政府开始准许一些相关场所在规定之下合法经营。说白了,麻将馆就是通过“棋社加赌场”演变而来的。

但我们在制度上和欧美不同,在涉赌金额管控方面管理的还是相对更严格的。如果有人按捺不住寂寞,可以买张飞机票去澳门折腾。

你说太远?

你看美国的大型赌场是不是大多都在沙漠边上?

沙漠中的赌城拉斯维加斯

赌场和妓院,都是这个世界上最古老的行业之一。谁都知道“嫖”和”赌”是不对的,历朝历代的政府也都是严加禁止,可人类在这类生物本能层面上的需求,偏偏又是符合人性的,政府屡禁不止也就正常了。

比如宋、元、明、清、民国几个时代,政府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尽可能地使其运营能规范一点儿。

中国是农耕文明,我们的祖辈大多以耕种为生,每年的农忙时间其实并不算多,一年365天,倒有200天以上是闲着没事干的,都说饱暖思淫欲,没事干就玩儿呗,所以“小赌怡情”就成为了一种常态思维。有个在德国法兰克福的同学和我发感慨,说咱华人是真爱玩儿,只要有赌场,就有他们的身影。

中国人爱打麻将,麻将也成了国粹之一。打麻将这种事,在四川和东北三省地区尤为明显。

三缺一

川人爱享乐,在兰小龙的《我的团长我的团》中,一句“死都不怕,就怕不安逸。”生动地道出了四川人的生活观。

所以,麻将在四川就成了家家户户乐此不疲的日常娱乐手段,十年前我去过四川的几个地方,那街头巷尾的麻将桌数量着实把我惊到了,不过很多人的“玩儿”得很小,一场牌下来,输赢也就是三五十元。

与之相比,东北人在麻将桌上的手笔就大多了,就算是那些大龄的退休人士,一场牌下来有上百元、甚至数百元的输赢也很普遍,这已经超越了“小赌怡情”的边缘了。

被举报的麻将馆

闯关东始于一百多年前,那时候的东北大地,地广人稀,属于一块尚未开发的“处女地”,遍地的大豆、高粱和黄金(前中国第一金矿夹皮沟)、人参吸引来大量的山东、河北移民。可能是初代“闯关东”的人们大多身具常人不具备的冒险精神和胆量吧,所以如今的东北人在喝酒和打麻将等方面显得稍稍突出一些。

凡事都要讲究个度,过了,事情的味道就变了。

最近在网上出现了一场大讨论,题目是“麻将馆这种事物对社会来讲,是弊大于利,还是利大于弊?”。

支持者的基本观点很有趣,说人有自由消遣的权力,打麻将乐趣无穷、锻炼智力、防止老年痴呆、还能提高人民幸福指数、折射盛世太平。

反对者的基本观点就务实多了。如今老百姓的收入水平提高了,很多麻将馆里的输赢金额早就超越了政府规定的数值,那些“职业赌徒”的足迹早就渗透进麻将馆里。何况疫情当前,麻将馆这种人流高度密集的场所不利于防疫工作。况且对老年人的健康而言,打麻将这种行为并不健康。

最重要的是,个别中青年社会闲散人员会在麻将桌上形成不正当男女关系,不但破坏家庭,还会在一定程度上诱发相关犯罪。

麻将馆

说说我个人对这个事的看法。

原来我也会打麻将,但有两件事对我的影响极大。

刚毕业那会儿,老邻居们都喜欢打麻将,一来二去我也上瘾了。

有个发小年长我几岁,从小就对我照顾有加,我把他当成大哥。一场麻将下来,我赢了一百多块,他输了七十多,然后就骂骂咧咧地,搞得我很诧异。

我意识到一个问题,其实在以往的牌局中,有不少像他这样的老邻居,因为两三元的错账就会发生争吵、甚至大打出手,完全不顾往日的情谊。我突然觉得打麻将是一件很没“品”的事,什么国粹不国粹的也就不重要了。

国粹又不止麻将一种,何必为自己的私欲做强行解释呢?

快乐,啪!没了

没过多久,有一个非常富裕的至亲长辈去世了,对我的影响就更大了。

他是一个很有社会声望的人,收入水平也是极高。退休后没事干,天天坐在麻将馆里消遣时光。其实他有很重的心脏病,但他这个“小赌怡情”可是从小到老的一个延续,没有人能阻止这件事情。

2005年的一个中午,他和一个年过八旬的玩伴因为1.5元的“错账”发生争执,一向自视甚高的他觉得受到了对方的侮辱,气得火冒三丈,刚回到家里就突发心梗,虽然经过几天的抢救,暂时脱离了危险,可时隔不到一个月就病发去世了。

其实这种事在麻将馆中属于比较常见的。

自此我戒了麻将,娱乐方式就变成了读书、健身、逛文玩摊。

户外健身

要说人这一辈子,除了工作和学习,对子女的教育、对伴侣和老人的陪伴也是需要花大量时间的。时间就像是一块大蛋糕,看着不小,你左一刀、又一勺,最后剩下来的部分就没多少了。所以,在退休之前,还是尽可能压缩用在“玩儿”上的时间吧。

我一直对“消磨时间”这个说法嗤之以鼻。要知道,时间本身就是一个最大的奢侈品!“消磨”时间本身更是一个高门槛的事情!

你行吗?

今年春天,链家创始人左晖先生因病猝然离世,他的遗言也在网上曝光。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希望大家问问自己:你还记得你当初许下的梦想吗?你每天在做的事是在无限接近它吗?是离你的梦想是越来越远了还是越来越近了?让我们一起努力!”

左晖

越是成功的人,对待时间的态度就越严肃。一个相对成功的人,也就初步具备了消磨时间的资质,并不被时间反噬!至于那些强行消磨时间之辈,后果如何,就只有自己知道了。

我所在的小区里就有好几家超市开设了“麻将室”,生意很是火爆。要说参与者中的退休人士,用自己的退休金来消磨自己的时间也就罢了,但20-40岁的中青年人士陪着他们一起消磨时间的现象就不正常了,毕竟这不能同于做社会公益!说到时间的含金量,二者显然不是一个层面上的。

麻将馆里的年轻人

我们小区里超过60岁的老人不少。

文化层次略高的,玩儿的东西多为摄影、书画、音乐、垂钓。

有喜欢歌舞、闲聊、健身、接送孙辈上学、放学的。

再就是常年泡麻将馆的老人,每天早九晚五玩儿一天,更有甚者,要玩儿到深夜才能尽兴。

他们是各玩各的,人以群分。不得不说,有些娱乐方式和“抽大烟”差不多,但由此而生的所谓快感来得快,消散得更快,就不得不重复性地做着类似的事情,借以维持这短暂的愉悦。

如果你去跳广场舞,家中有事需要处理,或者身体不舒服,都可以随时离场。但打麻将就不行了,除了上厕所,在几个小时中,你是不能离场的。反之,就会被认为“牌品”有问题,没人带你玩了。加上吸烟的人多,这对老年人的身体造成的伤害就更大了。

有邻居在附近几个小区做了一个小型的社会调查,结果显示,常年在麻将馆打麻将的人的身体情况的确不佳。类似的调查还是比较客观地折射出一个事实:因赌博而产生的言语冲突、负面情绪波动肯定要比其他人多得多!

这对人身健康意味着什么?

室内吸烟

昨天看到一个高赞帖子,只有一句话。

“将”都麻了,哪来的“精兵”?所以,取缔麻将馆吧!”。

我觉得取缔与否真的不重要,中青年陪着老人们在麻将馆消磨时间只是表面现象,我敢断言,等到这些人日后步入老年,也一样会“娱乐到S的”(这个比喻没有恶意)。因为那些离不开麻将桌的老人,大多都是在年轻时代就建立起了类似的“爱好”。所以,归根结底,这些老老少少都是一类人罢了。

可以这样讲,“绝大多数”常年泡麻将馆的人,都属于精神世界相对贫乏的人,因为鲜有其他事物能盖过他们对这种娱乐形式的兴趣。

可是,身为一个成年人,很多人都是自己“家庭中的“将”,那些晚辈则是“兵”。

“孩子是父母的一面镜子,父母是孩子的影子。”

作为家庭中的重要角色,用常年参与赌博的形式,显然是无法为晚辈们作出好表率的。

既然父母是孩子的表率,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呢?

所以,我觉得政府在这个方面需要做更多的事,引导“一部分人”用正确的人生态度选择自己的娱乐生活,能引导成功几个就算几个吧,这类事,不能强求。

另一方面,政府需要加大工作力度,规范类似场所的运营。

比如严格控制经营门槛(建立全新的准入机制),像彩票站一样,在人口密度和区域范围内控制麻将馆的数量,甚至有必要出台消费者们年龄限制规定(普及顾客身份证登记软件系统,没有达到一定年龄的,不准接待),包括出台每一场的输赢金额管控办法(这个很重要,麻将馆毕竟不是赌场)、严格限制桌数。

违规者,吊销其经营资质,多少年内无权进入这个行业。有必要的话,违规者的行为纳入个人征信系统。

如果把人类的“个人负面欲望”比喻成洪水猛兽,那就是注定无法消灭的事物。我们尊重每一个人选择自己“活法儿”的权力,既然涉及到了行业经营,我们就能用行政力量加以“合情合理”的引导和规范,这样就能让猛兽归山,洪水入海。


友情连接:央视官方网 | 滨海政府网 | 中国江苏网 | 人民日报网 | 人社部官网 | 中国文明网 | 中国新闻网 | 民政部网站 | 中央纪委网 | 中国法律网 | 中国经济网 | 社会组织网 | 农业农村网 |
www.zhlscm.com 【中華羅氏傳媒】

主辦:羅氏文化研究 承辦:中華羅氏傳媒 協辦:羅賢信息科技

站長:羅來東 QQ:806892666 總編:羅會清 QQ:553477010 客服:羅穎賢 QQ:773932018

版權所有:【中華羅氏傳媒】承辦方

|手机版|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