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柏林茶馆
宗亲娱乐
 您的位置:首页 > 柏林茶馆 > 宗亲娱乐
文学大赛作品欣赏:一日三千里,九龙北京西
作者:罗龙专  更新时间:2019-11-17 9:54:07 阅读:

一日三千里,九龙北京西

——第四届“芙蓉杯”全国文学大赛入围散文作品

       十月二十六日,一早就来到香港西九龙高铁站。因时间紧凑,进站,上楼,过安检,无暇顾及这个南国海岸的高度繁荣的国际都市,这个美丽的东方之珠的风光,特别是一国两制以来,常常被北京的优惠政策幸福得连小草都醉红了脸的宠儿。

       一到候车厅B大厅,恰好是提前十多分钟的检票时间,我站在绿色票检道的中央,队伍中夹包的,提着大包小包的,推着行旅箱的。自古人以食为天,可到这每一个人都成了人以物为天,头顶上都放着“购物天堂”光环与荣耀。但人以类聚,夹杂在人龙中间的几个都市小美女,那姿势恰似山中养出的箭竹小女人,从小腿到伸进穿管的大腿,看不出上粗下细,但那V字形的蓝花手指捻着三角形水红色袋里的薯条往小嘴里塞得津津有味,好似对即将离去九龙的游人招示:难道你们不知这高度自由的香港还是——美食天堂吗?

       靠近她们的男士,有一种被她们的姿势强奸的味道,也歪斜得有点像下大上小的小蛮腰,甚至被她们的口红和喷吐的香味呛得像喝多了奶似的,头只往外腻似的。

这时,我一回头,三道过检人像龙一样往站台外接的下滑电梯游去。显然我的到来恰到好处。不多时,我随着龙形的队伍也接近了检票口,我前面的电子检票人放入的票进去出不来了,我随即往人工道挤,因为我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人工道的人会说:“到这边来。”这时我因经验而拐人工道,不是乱行,后面的人也跟着来了,这时的人工道由两条内龙汇成一条巨龙往检票口缓缓而来。

       我过了,瞟了一眼我前面卡了票的那人,还在那等着,眼睛急切地看着人工道的安检服务员,其内心的味道不用明说。

       我从下滑的黑色电梯到了动车停靠的站台,我是G80、7车4C。顺着喇叭的叫唤着的站位往前走,每一个人都规规矩矩的按自己票上提示的车厢号,在离动槽的宽阔黄色线外站着。这是非常严格的安全线,而且喇叭不停地提醒旅客。假如违反这一规定,站到黄线内,动车呼啸而来,你在惊吼时一脚滑进动车槽,恰巧与动车飞去的缝隙,那就把你像搓棉条一样,搓成香肠。我看到怕搓成香肠的人,有的站离远几个方格。

       动车长长的头像一条白色箭鱼的脑袋,缓缓地从脚下黄线前面的动车槽梭进站来,后面拖得长长的,至于多长,我没看到尾,就随着人流进入动车车门。不过那“复兴号”三个字是深深地印在我脑海中的。

       上车从动车狭窄的道口钻进去,抬头一看9号车厢,我呆立了一会。平常坐动车,我从没错过位,那车厢更没错过。是往前还是往后,如果是动车尾变成动车头,那应该往前,如果是动车头驶进站,那我得转身。转身比往前距离短,于是转过身去,让过几个进来的人,推着行旅箱走过车厢与车厢的接口道,在门口抬眼一看,10号车厢,急转身,挤过9号车厢与动车工作间,又穿过8号车厢到7号车厢找到4C坐下。

       这京广深港高铁香港段,是9月23日正式运营的,内地高铁网延伸至香港,或北京直达香港的高铁,经由广州南站无缝衔接,我并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只知从香港西九龙到北京西全程只需8小时58分。这样快的速度,好像是大海中的一个浪,把你带到另一个海域或某一个岛上。

       动车一动,当我的视线停留在深圳海湾和深圳河时,突然一个依在她妈妈身边的女孩跳起舞来,引来了动车服务小姐呆立在巷子中观看,也引来大人侧身望着,几分钟的美丽舞姿,引来了如潮的掌声。这时动车提醒车里的旅游人,就要到深圳福田的消息。突然女孩弯下了腰,一抬头对她妈妈说:“妈妈我鞋都没穿好就到站了,真没味。”又一次引得旁边的几个大人哈哈大笑,我也在这笑之中。

       这时,一位穿着时髦的中年男人说:“那天我早上8点零5分在九龙上高铁去北京西,第一次拿着这张跨境的1077元的票,心急动得不得了,内心比这女孩子还乐。因为我坐上了可以一日看尽十五六个省的万山风光,省城风景,感受香港、内地的不同变化,特别是一国两制,一国一制的大变大治的改革开放的步伐,给不同地域民族带来的幸福生活。”

       复兴号动车又往前起动,他继续讲着:福田、深圳北等过去是个什么样子......。

       我边看着窗外边听,这使我想到了一位老人在深圳划了一个圈的事。

       这时动车正飞过鹏城,飞过世界的大都——深圳。尽管是秋末,阳光明媚的南国温度高达30度,他们与我一样穿着短袖。车里欢声笑语,车外同赏风光。这缤纷的深圳,充满活力。我在十月份几度从长沙被动车抱到广州。又从广州抱到长沙,曾几度在深圳、平湖下车。在深圳下车,满眼的车牌是大都市的牌照,我的同事说:“这是大都市的装逼,逼得不得了,能逼成这个大都市的样子,了不起啊!”

       此时,动车飞过的地方,全都显示着一位老人的策划。

       这位老人曾经从中南海出门,提着满腹的国家富强,扔上了南去的列车,火车前进的方向,把一路的省份串成一路珍珠,哪怕是纵横交错的地区,也一路带进,成为各省的后花园。那时,这位老人看到的是冻裂、贫穷、落后的山河、江土,他恨不得把这些一省一省的贫穷扔到海里。随着火车的呼啸前行,他自己也像一个犯错的男人,代表一个犯错的党,疯狂出京,脑海中飘浮着他在中南海与党的他们那班集团人说的话:“我们革命......人民依然这么穷,革命还有什么意义,我们还有什么脸皮,这不是一个原则的问题,是一个路线的问题。”列车呼过冻土,狂过一月的花城,停靠在深圳的月台,老人穿着白色夹克从红地毯上走来,掷地有声:“改革一百年不变。”在这里划了一个圈,深圳从地底冲出,平移东门,填平沙头谷地,换装交州、南头老城等,用深圳速度变成了满眼高楼林立,满眼硅谷皇城,成为世界的科技之都。在此踩着封锁发展成为世界科技领头雁的又何止华为。

       三十多年前我坐着颠簸的大巴来到深圳,一路摇最摇,摇到衡阳过境处,路被冻僵,无法前行。改道从另一处入了深圳,那时的烂巷、渣河、烟尘、灰雾处处可见。现在一地高楼,一地科技之城,以国际的大都市画入眼中。不久前的平湖一旅,这是早期深圳开发的地方,先到的那一拨人,备受乱象之累,什么人都有。如今又升级换代,秩序井然,呈现着再度开发的文明改革,满街看不到腿粗黑大个。只有拥挤的车流。几个夜晚,坐着朋友的车绕城观赏,尽是流光环网,不是到驴肉馆,就是上沙头角,每一处波明画檐。在深圳看到的不是路,而是森林之城。

       当我望着车外的随景思绪,正要像季节一样翻滚时,已不知动车停了多少个站台。我的手机儿子提醒道:“快到长沙,你要准备下车。”我才缓神过来。因为我因思绪的魔鬼,曾被人驱逐离开座位,才知我被动车抱过站了。有了此次的笑柄,每当我上车,要到站时,儿子不停地发来消息,或打电话提醒。

       当我快下动车时,那往北京西的中年人,大概是对他与同伴讲的段子到了高潮,居然发出一声妙不可言的感慨:

       “一日三千里,九龙北京西。早晨离香港,北京托晚辉。今日坐高铁,一路万景翚。”

       九龙北京西的复兴号动车,你飞吧!飞出中国梦。


       作者简介:

       罗龙专,湖南平江人,教师,2004年加入湖南省作协,作品有散文集《家乡柳》长篇小说《大山苍苍》《特委书记》。获平江县人民政府1995年一2003年度文艺创作奖。《连云之水》2003被湖南卫视拍摄成电视风光片,获中央电视台协会二等奖。现为平江县党史地方志学会会员。


       (编辑:罗会清)

友情连接:罗援博客网 | 罗新安博客 | 中国江苏网 | 人民日报网 | 新华报业网 | 中国文明网 | 中国新闻网 | 民政部网站 | 中央纪委网 | 中国法律网 | 中国经济网 | 社会组织网 |
www.zhlscm.com 【中華羅氏傳媒】

主辦:豫章文化研究 承辦:大成柏林羅氏 協辦:羅賢信息科技

站長:羅來東 QQ:806892666 總編:羅會清 QQ:553477010 客服:羅穎賢 QQ:773932018

版權所有:【中華羅氏傳媒】承辦方

|手机版|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