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罗氏源流
各地基祖
 您的位置:首页 > 罗氏源流 > 各地基祖
祖宗身世,豈容篡改!
作者:羅承逵  更新时间:2019-6-15 14:40:22 阅读:

祖宗身世,豈容篡改!   

  

 ——就《羅崱考略》與福州羅训森商榷



       2007年5月出版的《中華羅氏通譜》,所謂“總編輯”署名文章甚多,但有不少論點值得商榷。《通譜》第1181~1182頁所載《羅崱考略》最為典型。認定“廬陵之羅”為羅含之後,系“總編輯”個人對祖宗身世的篡改。

       崱公身世應尊重當地羅氏的認同,不能強加於人。“總編輯”自編《通譜》轉載清·朱軾《吉州羅氏通譜序》(見《通譜》第1321頁倒數19行)“由企生公越十余世,而山鬥翁,諱崱出焉。”眾所周知,企生公系珠傳第十七世。崱公既是企生公之傳,豈非珠公之後。舍此,事理不通。

       羅洪先贈族叔詩句:“羅含有後重家聲。”卻能證明羅崱確系羅含之後嗎?不足為證。其壹:“族叔”稱呼,有尊稱嫡稱之別。不能斷然肯定為嫡稱。再說羅含在羅姓歷史上有多個,湖南耒陽是其一,字君章,企生父親綏,年幼時也叫羅含,字均章,正因為避諱才改為綏,與綏公同輩的還有壹個也叫羅含,字君章。

       羅洪先稱“予族與山原同然所出秀川,祖崱之先,本湘東人,而序譜者,鹹謂豫章徒同江,莫辨其自”。這里有三點,引用者未予註意:1、“莫辨其自”不等於結論;2、湘東人後面,任意加註“長沙郡望”不妥。因為江西萍鄉市所轄區域,也有一個叫湘東的地方;3、即使耒陽含亦系珠傳五世諶公之後,仍屬豫章郡望。

       至於楊萬里“羅氏,皆豫章別也……”這段話,只能說,珠公前兄弟叔伯及其先輩之後,確與豫章羅有別,但不足於武斷地“確定廬陵羅氏的源流”與豫章有別。

       原署名文章《羅崱考略》外,還有註:楊萬里斷定“廬陵之羅為羅含之後”,羅洪先“再次確認廬陵羅氏始祖為羅含之後。”這是不實之詞。如所稱羅含系企生之父,年幼時的羅含,則“莫辨其自”,欲系指湖南耒陽羅含公之後,如無更充分的證據證實,則要尊重當地羅氏的認同。

       但是,否定廬陵之羅為耒陽羅含之後,倒證據充分:

       其一:《四庫全書·卷23》明·胡直撰《念庵(羅洪先)先生行狀》稱:“按先生羅氏,諱洪先,字達夫。既長,讀書至克念作聖,遂自號念庵居士。其先,由豫章徒廬陵,唐懿宗時,諱崱者,居戡村,至十四孫誌大,婚吉水谷村李氏,始居谷村之橙溪。遂為吉水人。”這里直接確認崱公在唐懿宗時,由豫章徒廬陵,居戡村。

       其二:《羅念庵先生文集》(光緒12年刊本),明進士徐階撰《念庵(洪先)羅公墓誌銘》稱:公諱洪先,字達夫,念庵其號。厥初豫章人,三徒而居吉水之橙溪。曾祖良,廣海衛經歷,祖衛,以子貴,贈奉直大夫兵部員外郎。考循,舉進士,仕至山東按察副使。嘗抗逆瑾,侃侃著風節。娶李氏封宜人,以宏治甲子十月十四日生公。這里白紙黑字點明廬陵羅,“厥初為豫章人”。

       其三:宋·楊萬里為元通(上達)、元亨(上行)、元忠(上義)三兄弟及上行兒子仲謀(全略)所寫墓誌銘的確認定他們為“廬陵人”,“其先豫章徒也”(欽定四庫全書《誠齋集》)。

       其四:署名者本人也不打自招,廬陵羅氏是豫章羅氏,羅洪先屬豫章羅氏。要不,由其自編的《通譜》第42頁,怎麽會說:“廬陵羅氏是豫章羅氏的一個分支。”“明朝狀元羅倫、羅洪先為代表,為豫章羅氏增添光彩”。

       綜上,思緒多多,頗有所感:“總編”治學欠妥,修譜不實則誣。誣祖者,罪也!強拉崱公認含公,硬把祖宗身世改,以訛傳訛眾不容。

   

       (江西上猶人羅崱嫡裔 羅承逵2008年5月30日於南康)


        

       作者:羅承逵   编辑:罗会清


友情连接:罗援博客网 | 罗新安博客 | 中国江苏网 | 人民日报网 | 新华报业网 | 中国文明网 | 中国新闻网 | 民政部网站 | 中央纪委网 | 中国法律网 | 中国经济网 | 社会组织网 |
www.zhlscm.com 【中華羅氏傳媒】

主辦:豫章文化研究 承辦:大成柏林羅氏 協辦:羅賢信息科技

站長:羅來東 QQ:806892666 總編:羅會清 QQ:553477010 客服:羅穎賢 QQ:773932018

版權所有:【中華羅氏傳媒】承辦方

|手机版|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