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罗氏传媒
名人轶事
 您的位置:首页 > 罗氏传媒 > 名人轶事
钱币设计师罗永辉与他的铜章美学
作者:罗氏传媒  更新时间:2021-9-4 8:24:23 阅读:

潜伏在金融圈里的文艺咖?

钱币设计师罗永辉与他的铜章美学

2021-09-04 08:12 上海市银行博物馆 周原

罗永辉的双手满是纹路,指甲略微有些残损,这是经年累月在油泥石膏中浸淫所留下的印痕。很多钱币设计者,在经过了“吃萝卜干饭”的阶段之后,制模这道工序往往不再自己动手,但罗永辉不。在他看来,艺术作品的每一个笔触,都是设计师灵魂跃动的记录,只有在摩挲雕琢的过程中亲手感受,创作者的情绪才能真正地融入并呈现于作品之中。可以说,作品就是罗永辉的全部。

我不善交往,唯一可做的,就是做作品;我上班和下班的内容是一样的,都是做作品;我对世界的理解,我对生活的、艺术的、政治的理念,也灌注在作品中。

翻开罗永辉的履历,从建国 30 周年纪念金币、熊猫系列金银币、历届奥运会系列纪念币,到中国杰出历史人物系列纪念币、世界文化名人系列纪念币、中国首次载人航天飞行成功纪念币、麦积山石窟纪念币……这些广受大众喜爱的精品,全都浸透、凝聚着他的心血。他是北京奥组委奖牌评审委员会评委、北京奥组委奖牌设计制作工作组专家,是北京奥运奖牌从设计、评审、生产直到颁发,唯一的全程参与者,同时也是中国首位投身野生救援公益事业艺术家。所有认识罗永辉的人,都会亲切地称他一句“罗大师”,这是一个亲热之中透露出仰望与憧憬的称呼。他和他的作品,也确乎是“大师级”的,无论是在国内,还是以国际为视野,罗永辉的艺术,都像他的名字那样熠熠生辉。

罗永辉为工商银行设计的生肖纪念章

我曾于2014年与罗永辉面对面地坐在他位于上海造币厂的工作室里。不大的房间里,摆满了罗永辉设计制作的铜章作品,工作桌的台板下,压着他自己的几幅书法作品,其中的一幅行草作品,是潇洒中带着些狷介的两个字:“不争”。事实上,在我“闯”进罗永辉的工作室之前,他正在对他为工商银行定制的羊年银章所创作浮雕,进行最后的调整与修正。当时,这是罗永辉继“龙”、“蛇”、“马”之后,第四次为工行设计贵金属生肖产品,同时也是他本人继“十二生肖大铜章”之后,第二次创作生肖题材。藉由这件正在创作进程中的作品,罗永辉向我展示他所谓一个设计师最直观、最鲜活、也最诗性的一面。

“之前在做龙章的时候,我做了一个‘两个面一条龙’的设计。同一条龙在章的正反两面穿来穿去,有的是上下,跟水在一起,有的是左右,跟云气在一起。蛇是正背两面,一面是福字,一面是寿字。马的设计总体寓意一马当先,但我在马头的方向上变了好几次,最后我采取了一个马身体向前、但马头回望的设计。为什么呢?因为即便是你是一个奋勇先行的人,也一定不能忘记要与身后的大部队做一个照应,你要兼顾他们。”就像罗永辉介绍的那样,以往,像这种生肖题材的作品,创作的思路往往是从“生肖本身与整个时代的关系,从传统赋予生肖的寓意”等等,综合多个角度展开的。然而这一回,他却有了一些新的、特别的想法。

“我希望它能有一点文人气有一点清凉高古的感觉。”在罗永辉的艺术化的处理下,这只山羊的脖子显得异常的修长而挺拔,显露出一种从骨头里透出的孤傲清高,“有点点八大山人的感觉,有点点郑板桥的内心,有点点屈原的状态,有一点点老子的东西”。更令人感觉到某种震动的,是羊的眼睛。这双眼睛微微眯起,神情中有一丝冷然,一丝淡然,同时也是了然——“其实他心里面什么都知道”——那根本就是一双人的眼睛。

罗永辉是骨子里的诗人。他在他的便签纸上,为这件正在创作中的作品,写下过这样几句亦诗亦文的句子。

有事自己扛着的心,哪怕是有点委屈也能默默承受,这不是肚量,仅仅是性格。”

属羊的罗永辉,是将自己对于生命的感悟,倾注到了这幅作品之上。“我一直跟我的学生说,我希望大家到外面去,眼睛不要睁得太大。特别是对与名利、财富、地位,对于这些东西,眼睛不要睁得太大。这样观察世界才能看到一个更大的势。你眼睛睁得很大,盯住一个局部,你就把大的东西忘记了。”某种意义上说,这只能是罗永辉的羊。这只羊其实就是罗永辉他自己。

东方艺术从来讲究意境,所谓神与物游,“物色之动,心亦摇焉”。在为野生救援协会创作的野生动物保护公益章牌“象”里,罗永辉用铜章的语言,表现了人类对象的生存空间的残忍挤占,以及利益驱动之下对之展开的无情的杀戮。整块铜章之上,最教人震慑的,是象的眼睛。

罗永辉设计的野生救援系列大铜章

从技法上看,不过是一条短短的水平线,但却是一条有表情的水平线。象的眼神中流露出的痛苦、无奈与悲悯,指向的既是象群的命运,但在更高的层面上,更像是象群在悲悯地垂视着自以为是的人类自己——对准象头的枪械瞄准器,穿透整个铜章在背面溅出血花,流淌下的鲜血将那句耳熟能详的宣传语“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厚厚地覆盖了——人们即便知道这个道理,却依然故我。这是艺术家的深刻之处。

王国维《人间词话》里说“词以境界为最上,有境界则自成高格,自有名句”,在罗永辉眼中,铜章亦如是。什么是铜章的境界?不是创意,不是构图,不是雕刻,不是工艺,不是表面处理,而是它们与铜材的互融、契合,是艺术家“用铜说话”,是物化了的人的精神和灵魂。

我不排斥机器,也不排斥电脑,这些都是可以被利用的便利的工具,而且很多时候,正因为有了这些便利的工具,让铜章的‘品质’变得容易保证起来,但艺术真正追求的,是品格。

对罗永辉来说,所有的艺术形式、方法、材料、工具……凡此种种不过是实现这一交互的手段。他所谓的“品格”直指的,恰恰是工具与手段之外的,属于艺术家内心的东西。

(编辑:罗会清)


友情连接:央视官方网 | 滨海政府网 | 中国江苏网 | 人民日报网 | 人社部官网 | 中国文明网 | 中国新闻网 | 民政部网站 | 中央纪委网 | 中国法律网 | 中国经济网 | 社会组织网 | 农业农村网 |
www.zhlscm.com 【中華羅氏傳媒】

主辦:羅氏文化研究 承辦:中華羅氏傳媒 協辦:羅賢信息科技

站長:羅來東 QQ:806892666 總編:羅會清 QQ:553477010 客服:羅穎賢 QQ:773932018

版權所有:【中華羅氏傳媒】承辦方

|手机版|管理登录